一坨废翔

正式用户

最新动态 上周

  1. 6周前
    2018-12-03 00:31:35
    一坨废翔 更新于 kdV方程有没有尖峰孤立子解?

    这篇文献对KdV方程衍生组的尖峰孤子有一个详细的分类讨论。

  2. 2月前
    2018-10-22 23:10:18

    @丁香丛中的雪狼 我觉得翔老哥的观点比在下的有道理。

    惊了是吉祥物大大

  3. 3月前
    2018-10-18 16:31:45

    这个问题是否是进化遗留?灵长总目的祖先们夜行、穴居、栖居的习性,使他们没有发展出紫外线波段的色觉的必要,而更偏重红绿色觉和暗视觉。但鸟类、蜜蜂等的昼行习性与生活环境要求他们着重发展蓝紫色觉。至于白内障等问题的解决,器质上的东西不明白(我猜并没有解决)但应该并不重要。毕竟繁殖期往后的这些衰老的疾病缺陷并不会构成自然选择的压力,对进化应该没什么影响。

  4. 5月前
    2018-08-17 14:17:22

    在小海龙的资词下把这篇自己写的小玩意搬到这来了。两年前鸽的神秘力量硬是把这篇旧闻鸽成了历史,但愿报导没有什么偏差吧

  5. 2018-08-17 14:11:23

    如你所见这是一个略微神奇的游戏,正如其名“Fold It”:通过操纵移动蛋白质分子的肽链,折叠蛋白质,并尝试找到一个能量够低的稳定构象。其中蕴含的规则原理很简单:让大位阻基团互相回避,基团间形成氢键等次级键,疏水基内折而亲水基外翻。来降低分子自身的构象能与和外部的作用能。但却依然富有挑战性:要求着玩家们高超的空间想象力、全局与部分间的协调能力以及敏锐的直觉;同时蛋白质分子并不是孤立而僵硬的,其在与外界动态的相互作用下会不断地运动——在分子动力学引擎模拟下。

    直到目前为止,似乎也没什么太奇怪的。当你一路过关斩将,你会前进到这个特别的关卡——也是一座纪念碑:M-PMV,艾滋病毒的逆转录酶,整个病毒生活史的关键。其稳定构象的问题曾经苦苦困扰了科学家们十年。而就在2011年,57000位玩家团结协作,通过十天的摸索钻研,给出了完美的答卷。并自豪地在顶级刊物《自然·结构与分子生物学》上向整个科学界宣告自己的成就。

    但一切并不止步于此。直到目前,Fold it的众多玩家们已经完成了千余个蛋白质分子结构的构建,从基础的结构与分子生物学研究到新药研发、疾病治疗都将发挥它的作用。这些任务若是以由少数科研人员以当前速度孤军奋战,最终完成可能要轮到一两百年后。而尽管接下来面临的硬骨头越来越多,但更多的人怀抱兴趣加入到这队伍之中。

    这样“大众参与”科学项目还有很多,横跨气候变化、天体探索与疾病治疗等领域。除你亲手参与外,通过分布式计算拆分复杂任务,每个人,只要你愿意为这个项目添柴加火,你的电脑、手机乃至PS3游戏机,都可以承担零散的任务,并将完成结果反馈给计算平台。其中规模最大的分布式计算项目是斯坦福大学的[email protected] home,计算量达到135千万亿浮点每秒,相当于4个天河二号(33.9)。

    而另一方面,就在这个小游戏中,我们也同样可以窥见理论与计算化学的崛起。2013年诺贝尔化学奖被颁发给Karplus、Levitt与Warshel,奖励他们将经典力学与量子化学方法结合,建立多层次化学系统的数学模型。随着计算机算力提高和算法改进,分子模拟、量子化学等各层次的理论计算工作的精度、速度与尺度不断提高,越来越多地被实验家们接受,用以预测和解释实验现象。尽管目前还有种种遗憾,但化学已经不再是那个一味在玻璃瓶中观察零碎现象的半经验学科,接下来的时间足够我们看到这些改变。而在这个新兴的分支学科,我们能非常欣慰地看到众多活跃其中的民间爱好者们,以其自身极大的热忱,为其辛勤地添砖加瓦,将它塑造成现在的模样。

    上个世纪至今,科学经历了大爆发。至今大众与科研人员间相隔着巨大鸿沟,不同方向的专业人士间的差异与隔阂也日渐扩大。但互联网将知识树上遥远分支上的我们重新联系。在科学教育与研究中,专业人员不再居高临下去灌输自己的见解,而大众也不仅仅一味被动接受。我们共同参与,携手并进。同时随着各学科间交叉融合,它们以崭新的视角与面貌展现在我们面前。
    这一切都期待着我们见证。

    顺便,十周年生日快乐@foldit

    foldit官网:
    link text
    中国分布式计算总站:
    link text

  6. 9月前
    2018-04-17 22:51:33

    @FatFish 好的,我下去看看。最后感谢前辈这些天不厌其烦地倾心讲解(笔芯

  7. 2018-03-31 09:51:50

    @FatFish 感谢胖鱼大大深夜的精彩回复。我下来思考的方向大概与您一致,认为N!本身即是一种极限情况,思考全同性是否蕴含了量子的内在。不过真尝试从量子统计入手计算彻底解决这个问题时失败了呢(数学太渣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感谢进一步的详细推导。回归Boltzmann方法让我有些意外。惊喜的是这似乎能够揭示经典的Gibbs修正(虽然还是不明白其确切意义)和量子统计如何在极限条件下趋于一致。不过还有一点疑问:费米子不相容的情况,对$g_F=0$,要使$g_G$趋近于0,要求各态粒子数$n_i$都要比较可观。但这一点似乎并不需要两者同时满足,比如只有一个态上有两个粒子时,依然有$g_F=0$,$g_G=1/2$,并不能得到趋近的结果。由于能级无限稠密粒子稀疏分布,经典条件下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趋近于零,不做讨论?不知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以及回到原来的问题:如何消除额外的混合熵。之前尝试过从箱归一化出发直接计算量子气体的熵,与经典情况和Gibbs修正做对比。但计算上似乎不能实现。可能它在非热力学极限情况下并没有一个解析的表达式?

  8. 2018-03-29 10:19:30

    在热力学极限下,通过增加因子N!消灭了全同气体混合时额外产生的熵。但使用了斯特林公式的近似,当N不够大,不满足热力学极限时,这种近似便不能进行。但熵这个平均值的统计意义无论粒子多少始终成立。看起来又似乎没有彻底地解决这一佯谬。该如何考量?

  9. 10月前
    2018-02-28 11:25:06
    一坨废翔 加入了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