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宇

正式用户

最新动态 6周前

  1. 2月前
    2018-11-09 15:05:47

    地空ZSC大佬不耻下问:
    我问你一个生化问题,1,5二磷酸核酮糖最后会不会出现放射性,14C标记的CO2参与Calvin循环。
    斗胆而答:在碳14标记的二氧化碳量极低时,有可能不会变成1,5-RuBP;在碳14标记的二氧化碳量较高时,必定会参与1,5-RuBP的重新生成。具体可能出现在1,5-RuBP的几号碳原子上不确定(但应该可以仔细推敲五碳糖再生的代谢途径得出可能的答案)。标记的二氧化碳在被RuBP固定后首先会变成3-磷酸甘油酸。
     附件图1
    3-磷酸甘油酸之后会还原成3-磷酸甘油醛。3-磷酸甘油醛有可能作为产物离开卡尔文循环,有可能参与卡尔文循环的重新生成。在参与卡尔文循环五碳糖RuBP重新生成的情况下,会进入RuBP碳骨架。
     附件图2
    黄色箭头所指示的位置有两种可能的下游代谢途径。
    参考:Lehninger 6th相关章节

  2. 2018-11-09 15:02:48

    起因是地空小元培的巨佬ZSC在今日化学上又碰到和我方向相关的问题了(生物检测/DNA nanostructure)
    聊天记录见附件
    你那个纳米等离子体手性用于检测的问题,我在Nature Materials上找到一篇今年的综述。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78-018-0033-8
    但是上面没有提手性
     

    Nanoplasmonic systems have shown potential in producing strong or amplifying weak optical signals.[

    看起来你发的这个文献应该是基于这个技术的
    参考文献6里两篇文献提了手性相关的相关的
    https://pubs.acs.org/doi/abs/10.1021/ja209861x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natrevmats201739
     

    one can also trigger a plasmonic chiral response, where the nanostructures absorb light differently depending on the sense of the circular polarization, which results in strong circular dichroism (CD) signals.

    根据这段话我感觉这篇文章大概的思路就是利用纳米材料等离子体取代传统有机荧光基团做检测,可能会有效率/使用范围上的优势,然后再通过圆二色性检测这个发出荧光信号分子的手性。连起来大概就是Plasmonic Chirality
    意义应该是这样带有手性的荧光信号在圆二色性的检测下信号会很强。因为我们之前做半定量/定量生物学的荧光信号处理需要特殊并且极其昂贵的qPCR仪或者real time-PCR仪之类的设备,研究者认为他们开发出的这种方法可以用圆二色性的办法检测,降低了检测成本。
     圆二色性我了解的有限,但既然作者这么说那我猜同等灵敏度的圆二色性设备比qPCR/RT-PCR设备便宜。
    文献见附件

    (感觉会有很多说错的地方,欢迎大家讨论

  3. 2018-11-09 14:54:33

    垃圾图床挂了。。

  4. 2018-11-09 14:53:40

    起因:在空间看到经管的可怜孩子被钱院长和施老大的约定折磨得死去活来就评论zhuangBliaomei了一下
    -image-
    -image-
    然后她的朋友看到了我的评论就通过她间接和我展开了讨论
    经管妹子:

    她就是想问你说的那个
    李森科的那个说法
    是哪里不对0 0
    然后还有个问题
    -image-
    我也看不懂(。)

    作为一个遗传和进化还没忘光的学生就勉强尝试回复了一下:
    我不是很清楚你具体面临的是什么样的问题,但是根据截图的内容我可以根据我自己学过的知识和收集到的信息给出一定的解释。
    首先最核心的一点是中心法则的问题,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考虑RNA病毒),遗传物质的传递仅限于DNA,再有DNA转录RNA,mRNA翻译蛋白质。这个关系一般是不可逆的,但是在很多特例中已经发现了中心法则不同过程之间相互影响甚至逆转的情况。不过其对与生命科学领域的普遍认知还是具有重大意义。
    Epigenetics的中文名词时表观遗传学。依据上文提到的中心法则,遗传学意义上引起的性状(广义的性状)改变指的是基因序列的改变。而表观遗传学的改变则是指在基因序列本身没有改变的情况下,通过对于基因序列的修饰和其他复合体形成结构等因素起到代际间性状影响的遗传。具体的包括DNA甲基化、组蛋白的多种修饰,印记、染色体重塑等等作用。是基于基因发挥作用的,不能说和基因没关系。
    新拉马克学说并不是一个均一的概念,19世纪众多反对达尔文进化论的学说和实验被归类到了里面,其核心在于用获得性遗传挑战达尔文主义。表观遗传学中的很多现象的确符合了19世纪新拉马克主义部分学者的期待,但是不应该与新拉马克主义混为一谈。新拉马克主义的学者在强调了拉马克的“认为创造的环境需要通过使用更多和更少的一些特征来回应哪些生物体,这导致这些特征被加重或减弱,并且这种差异随后被后代继承”,这种观点的集中体现就在于他们认为有机体可以塑造自己的进化命运。而表观遗传学则是在基本的遗传机制上对于达尔文主义的一种特殊机制的补充,表观遗传学的生物过程也处于自然选择的机制下。
    在聊条记录中“环境绕过基因去影响表型”“最终还是会刺激基因突变”这两句话让我误判为其“学者”指的是李森科。而李森科在政治目的下推行的伪·春化处理(与植物生理学中的春化处理相区分)显然不能够纳入科学体系下探讨,因此我评论了“李森科…是错误的”。
    Michael Skinner2005年在《Science》发表的结果是环境中的化学物质对于大鼠的影响能够在后代中一定程度的持续,但是这种表观代际遗传是否是稳定的目前的研究结果应该是还不能够证实。但是根据目前的科研进展,Michael Skinner提出的表观遗传学和遗传学共同作用于生物的进化,自然选择再加以筛选有大量事实说明。生命科学的研究成果是在不断迭代的,越来越多的结果表明达尔文进化论的主干正确,但是能够影响遗传的因素也是多种多样的,应该对达尔文进化论做出合适的补充。不过,用“大一统”来形容Michael Skinner的进化理论还是不太妥当,因为这也无法解释所有现象。
    对于选了导论课的同学,应该了解到基于经典的进化理论外,还存在着对于基因/基因组的修饰也能够影响性状。这就足够了。

    欢迎大家一起讨论~

  5. 6月前
    2018-07-10 21:25:40

    很有意思。

  6. 7月前
    2018-06-16 20:00:05

    有关系,多种激素的在体内的浓度随着日夜节律变化,相对重要的如皮质醇。文献一查一大把

  7. 10月前
    2018-03-13 12:08:22

    A Bence Jones protein is a monoclonal globulin protein or immunoglobulin light chain found in the urine, with a molecular weight of 22-24 kDa. Detection of Bence Jones protein may be suggestive of multiple myeloma or Waldenström's macroglobulinemia.
    没查到热凝固性,按Wiki上的说法,这个应该只是免疫球蛋白的轻链碎片,不同免疫球蛋白的轻链也有很大区别吧。求其热凝固性描述的出处。

  8. 去年
    2017-10-13 08:55:24
    春宇 更新于 ATP合酶的转子

    质子流在不同物种甚至不同组织都是不相同的吧,取决于c亚基数目。
    但这个怎么算出来的还真没想过。。 /:/

  9. 2017-10-09 14:39:54

    支持支持!

  10. 2017-10-04 21:38:59

    具体想知道哪个碱基和哪个碱基配对的话,查课本查文献啊。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