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shim Jiang

正式用户

最新动态 16小时前

  1. 2周前
    2019-01-03 17:10:47

    \( \Delta E\Delta t\geq\hbar/2 \)是如何推导来的?因为\( [\hat E,\hat t] \)也等于\(i\hbar\)?

  2. 8周前
    2018-11-26 12:38:46
    Kushim Jiang 更新于 推导光速不变

    在没有严格的对「基本」的定义之前,不存在这样「基本」的前提。

  3. 3月前
    2018-10-20 02:31:19
    Kushim Jiang 更新于 关于“郇”姓

    姓氏读音一直都是基于个人意愿的,所以不存在完全可靠的先验条件。

    我可能倾向于读左半边,甚至想大胆猜测另一个音是尖团合流的结果。

  4. 2018-10-01 01:28:52

    65536 is the only power of 2 less than \(2^{31000}\) that does not contain the digits 1, 2, 4 or 8 in its decimal representation.
    -- 65536 - Wikipedia

  5. 4月前
    2018-09-11 00:56:44
    Kushim Jiang 发表了帖子 从算子讲起的微积分入门

    虽然是从算子讲起的,但是「算子」这个名称只出现在后记中。

    如有错误,尽请指正。
    [attachment:5b96a22e74ff6]

  6. 5月前
    2018-08-21 12:05:18
    Kushim Jiang 更新于 为唐代琵琶谱制作字体

    @丁香丛中的雪狼 我知道了。查过unicode的规则,人家确实推荐如你们一般把异体字处理的。
    我肛不过unicode的原则,所以只有退而求其次。
    我准备做一套自己的标准,在每一个unicode规定的正字字符后面加一个unicode衬字来标注异体,也就是说用一个unicode标准的正字加上一个表达异体字序号的unicode字符来解决。
    但是这个很依赖于你们的正字顺序,希望你们能够给出一套好用的顺序来解决问题。我觉得这个顺序应该按照琵琶的物理顺序,最多5根弦,5个指位,再加五弦琵琶的“小”谱字,也就是说连续26个字符的位置就可以解决基本的谱字编码。就算预留给未发现的谱字,最多也就是32个字符位。还有辅助符号,这个你们说了预留位置的,我就不多说了。
    你说方案通过还早,那么想问这个什么时候会被拿出去审定?

    不知道啥时候,得看魏安。

    既然是手写的谱子,做成行楷的挺好,也方便和汉字区分。

  7. 2018-08-18 11:09:36
    Kushim Jiang 更新于 氧化还原反应的一些问题

    这咋看都不像在问氧还,而是在问分子空间构形啊……

    一方面,利用等电子体(即原子总数和价电子数相同,性质相似),显见\(\mathrm{COS}\)是\(\mathrm{CO_2}\)的等电子体,当然这一类的还有\(\mathrm{CS_2,N_2O,N_3^-,CNO^-,SCN^-,NO_2^+}\),不过对标价态没太多用了……

    另一方面,如果想不到等电子体,还可以用 VSEPR。思路是从分叉推出杂化,算出孤对,从而得到构形。便有口诀:
    问杂化,数分叉,价配电荷除以二。叉配相减为孤对,空间构形画骨架。

    也就是说,\(\text{分叉数}=\frac{\text{价}+\text{配}\pm\text{电荷}}{2}\)。「价」表示中心价电子,「配」H、F、Cl 算 1,O、S 算 0,「电荷」为分子所带电荷数,带负电荷取正号,带正电荷取负号。而孤对电子数 = 分叉数 - 配位原子数。

    这样对于 COS,C 为中心,分叉数 = (4 + 0 + 0) / 2 = 2,故为 sp 杂化。孤对 = 2 - 2 = 0,即没有孤对。

    当然如果知道 sp 是直线形的话,结果就显然了。表示为 O = C = S,价态就出来了。

  8. 2018-08-16 12:09:28
    Kushim Jiang 更新于 牛二的疑问

    自由质点的拉格朗日函数,定义质量。
    \[L(v'^2)=L(v^2+2\mathbf v\cdot\boldsymbol\varepsilon+\varepsilon^2)=L(v^2)+2\frac{\partial L}{\partial v^2}\mathbf v\cdot\boldsymbol\varepsilon\Rightarrow \frac{\partial L}{\partial v^2}\sim v^0\Rightarrow L=\frac m2v^2.\]

    质点系的拉格朗日函数,定义力。得到牛二,定义牛顿方程。
    \[\frac{\mathrm d}{\mathrm dt}\frac{\partial L}{\partial\mathbf v_a}=\frac{\partial L}{\partial\mathbf r_a}\Rightarrow m_a\frac{\mathrm d\mathbf v_a}{\mathrm dt}=-\frac{\partial U}{\partial \mathbf r_a}=\mathbf F_a.\]

    添上伽利略相对性原理,得到牛一。
    \[\frac{\mathrm d}{\mathrm dt}\frac{\partial L}{\partial\mathbf v}=0\Rightarrow \frac{\partial L}{\partial\mathbf v}=\mathrm{const}\Rightarrow \mathbf v=\mathrm{const}.\]

    添上空间均匀性,得到牛三。
    \[\delta L=\boldsymbol\varepsilon\sum_a\frac{\partial L}{\partial \mathbf r_a}=0\Rightarrow \sum_a\frac{\partial L}{\partial \mathbf r_a}=\sum_a\left(-\frac{\partial U}{\partial \mathbf r_a}\right)=\sum_a \mathbf F_a=0.\]

  9. 2018-08-13 14:19:51
    Kushim Jiang 更新于 为唐代琵琶谱制作字体

    @丁香丛中的雪狼 别的问题我要再思考下。但是我要问明白你们的预留区在哪里,多大?
    我觉得你们保证正字连续性的想法是对的,从应用角度这些是最常用的,要保证在复制黏贴中的偶然出错率最小。
    如果我知道了你们的预留区基本性质,我就可以将异体字嵌入进去,拟定一套异体字的方案。
    关于点这个问题,我截取的图片是说明形状不同的。意义问题,请参照陈应时先生的《论敦煌乐谱的记谱法》,可以看出他对这个点的说明是掣拍子,跟你们说是弹奏方法的叙述不一样。

    点的形状的话推荐 opentype,意义的话再翻书改改。

    整个区块在方案里拟定的编码那里,一般往后留几行。
    当然不是用来放异形的,如果以后有别的谱号或者修饰符再放过来。
    如果实在用不惯 opentype 的话就想放哪放哪吧。

    当然方案还没定,真通过还早。

  10. 2018-08-10 16:59:47
    Kushim Jiang 更新于 为唐代琵琶谱制作字体

    @丁香丛中的雪狼
    1. 看来这个opentype还是使用同一编码的不同字形(样式)的想法。
    但是我仍然认为应当编码收录异体字,其原因在于许多【经过考证】在不同谱例里字形不同但意义相同的谱字,其形状存在大的差别;如果有一天,万一学术研究被推翻了,那么后果将十分严重。文字的形式应当忠于原本,而不是论点,因此我还是很坚持这些字需要拥有一个独立的编码的。
    当然,看起来我这个想法存在着一定的技术困难。那么可不可以这个样子:在文字编码的某一段以后,预留这样一个一个区块,为以后解决异体的编码问题做准备。
    还有,我还是要请问一下做编码的技术原则,比方说你们数值的连续性是什么?以及standardized variation sequence是什么?是不是你们要做一种编码的方式,把异体字和正体联系起来?如果拘泥于联系异体与正体,我觉得大可不必,异体字就是单独一个字,不需要和所谓的正字有任何联系,联系是人为解读的;况且这个琵琶谱字也不会被用于搜索,不需要处理其中的语义问题。
    2. 两种竖排右侧面点确实基本上不会同时出现,这可能是抄写者的写法问题,也可能是意义的不同。但是我们很明显的知道,敦煌乐谱中的所有“、”点必然是一种意义;宫本琵琶谱中的点,必然也是一种意义;两种意义是否相同,我们只有学术上的论点参考。
    我觉得并行是一种解决方案;如果不并行,那么都画成一种形式,用的人去解释,也可以。这个问题我不做过多坚持,但是必须指明这个点的意义,是被不同解读了的。
    3. 编码的结构大概是:20个基本谱字+符号。我是要问类汉字究竟放在谱字与符号之间或者谱字与符号后面。

    根据目前证据里提到的资料,所谓「形状存在大的差别」其实也不大,接触资料多了,这些小区别可以理解,异体关系也不会因为所谓的研究如何如何而产生改变,图片资料给出的异体关系其实挺强的,不是弱不禁风的论点。

    另外,在汉字编码上的经验告诉我们,异体字绝对不是单独一个字,必定需要和正字产生强关联。谱字本身没几个字,一个正字也只跟着三四个异体,劣势看不出来。到了汉字编码,一编几万个正字,有的正字几百个异体字,分开编码之后再人工建立异体字关联,当然不如在编码建立层面就直接确定异体字关联。国际标准的编码规范,首要目的有二,其一保证信息交换,其二把预见问题转换为编码问题。

    编码一定会涉及检索问题,「不会被你用于搜索」不代表「不会被别人用于搜索」。工尺专家这边的首要要求就是能检索,能交换,所以用户需求是远大于考虑的。如果像楼主这种不用于检索,其实用不用国际编码没多大区别,还不如用图片,或者爱放哪放哪,爱怎么放怎么放。

    然后解释 SVS,基本观点是异体字用两个字符编码。第一个字符是正字,第二个字符是异体字选择符。比如「ユ」是 U+2000 U+FE00,「工」是 U+2000 U+FE01,表示「ユ」是 U+2000 的第一个异体字,「工」是 U+2000 的第二个异体字……这里的 U+FE00、U+FE01 就是表示异体关系的 selectors。

    连续性就是 I–0 II-0 III-0 IV-0 I-1 II-1 ……到编码的连续映射。好处在于不容易出错,比如编码苏州码子 1~9,按现在的方案,数字所在码点就是自身数值 +12320。这种简洁的关系就是「连续性」的一种。

    如果收录全部字样分开编码,一个字一堆异体,比如 I-0 II-0 II-0 II-0 III–0 III–0 III–0 III–0 IV–0 IV–0 I–1 I–1 I–1 ……这样的,不存在与编码的连续关系,会在映射上增加计算难度,出错概率会被人为引入。所以异体字用字体解决是更提倡的。

    预留是必须的,要是有新发现,再开区也可以的。

    证据中没有看出点的形状引致的意义改变,需要更多证据支持。

    每一个字符的释义需要在标准文件里写明,不用担心。

    类汉字穿插于谱字之间。保证 I-0 II-0 III-0 IV-0 V-0 I-1 II-1 ……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