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天使

物理版主, 化学版主

最新动态 2天前

  1. 2天前
    2019-02-13 15:38:29

    @zhonglingshan1 我感觉木星引力突然增强这里很难解释得通

    其实还好吧,木星估计也受地球引力影响变形了,质量分布改变了引力也跟着变我觉得可以大致解释一通

  2. 5周前
    2019-01-05 04:18:22

    要不要跟航空航天港学习一下搞一些专题帖子,所有相关的新闻/讨论都集中到里面,比如月球探测,太阳系内探测,系外行星,黑洞等等。

  3. 5月前
    2018-09-13 00:57:33
    雷天使 发表了帖子 心情紧张的时候吃东西反胃想吐

    所以有时候越想赶紧吃完饭越是做不到,这是病吗?

  4. 2018-08-23 01:18:58

    我的理解是,它们仍然是单晶,或者说绝大部分是单晶但是在边缘和表面部分就不是了,这也会导致一些应力。

  5. 8月前
    2018-06-09 08:16:48
    雷天使 发表了帖子 太阳究竟在怎样运动?

    以前看到过“以2xx km/s的速度朝xx座方向运动”以及“以2xx km/s的速度绕银心运动“两种说法,这两种说法矛盾吗?

  6. 2018-05-27 01:44:50

    到底翻译成“nation”还是“kingdom”?还是要看国君是否称王来定?

  7. 9月前
    2018-05-04 09:45:10

    @hyp_cos 那如果是压缩到通常状况的百分之一的体积呢?密度比常温常压的金属锇还大。会变成什么相?会变成电子简并态吗?

    我不大明白你到底想问什么?你的这个追加问题和主楼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吧,目前人们对高压下水的行为的认识都反映在相图上,除此之外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这是个很小但是很深的研究方向,文献很多,我们这样的“外行”也只能说是知道大概往哪个方向上找文献,比如你这个问题的关键词是“ice VII“,”equation of states“等等,就你主楼问题,目前找到的资料显示冰VII密度在25摄氏度,2.5GPa下为1.65克每立方厘米,压缩至60GPa变成冰X, 密度没查到。

  8. 10月前
    2018-04-01 07:34:22

    1. 二次量子化

    有\(\left | n \right \rangle =\left ( \hat{c}^{\dagger} \right )^{n}\left | 0 \right \rangle \)
    考虑“位置”和“动量”算符q和p
    \(\hat{p}=-i\left (\frac{E}{2} \right )^{\frac{1}{2}}\left ( \hat{c}-\hat{c}^{\dagger} \right )
    \)
    \(\hat{q}=\left ( \frac{E}{2} \right )^{\frac{1}{2}}\left ( \hat{c}+\hat{c}^{\dagger} \right )\)
    试证明,经过合适的归一化后有
    \(\left \langle n\left | \hat{q} \right |n+1\right\rangle=\left \langle n+1\left | \hat{q} \right |n\right\rangle=\left ( \frac{E}{2} \right )^{\frac{1}{2}}\left ( n+1 \right )^{\frac{1}{2}}\)
    以及
    \(\left \langle n\left | \hat{p} \right |n+1\right\rangle=-\left \langle n+1\left | \hat{p} \right |n\right\rangle=-i\left ( \frac{E}{2} \right )^{\frac{1}{2}}\left ( n+1 \right )^{\frac{1}{2}}\)

    2. 为什么声学支声子的能量\(\hbar\omega _{q}\)在q趋于0时也趋于0?其物理原因是什么?为什么此时光学支声子的能量却不趋于0?

  9. 11月前
    2018-03-15 11:19:58

    已解决

    某三维半导体中的能带色散关系如下

    \(E\left ( k \right )=\gamma \left ( k \right )\left [ 1+\alpha \gamma \left ( k \right ) \right ]\)

    其中\(\gamma \left ( k \right )=\hbar^{2}k^{2}/\left ( 2m^{\ast } \right )\), 是近自由电子近似下的色散关系,\(\alpha \)为量纲为(1/能量)的参数,通常为负。
    a)求电子运动速度\(v(k)\),结果中应包含\(\alpha \)(就是in terms of \(\alpha \)的意思,可能翻译不是很到位)
    b)求关于能量E的态密度, 结果中应包含\(\alpha \),为了简化,我们只保留到一阶,比如 \(E=\gamma (1+\alpha \gamma )\approx \gamma (1+\gamma E )\)或\(1/(1+\alpha \gamma )^{n}\approx 1-n\alpha \gamma \approx 1-n\alpha E\)

    我的答案
    a)\(\frac{\hbar}{m^{\ast }}k(1+2\alpha \gamma (k))\)
    b)\(\frac{1}{2\pi ^{2}}(\frac{2m^{\ast }}{\hbar^{2}})^{3/2}\left ( 1-\frac{3}{2}\alpha E \right )E^{1/2}\)

  10. 2018-03-03 00:43:47

    @FatFish 想了解学界的目前态度,我强烈推荐 H·弗洛里斯·科恩 的《科学革命的编史学研究》,700多页的大砖头。作者把这些年来相关的重要研究整个做了一遍文献综述,对一部分影响很大的研究成果及其反响都有着比较详细的评述。这可以很好的避免外行读者被某一个专家忽悠或者看古董以致落伍于时代的问题。因为很多网络常见观点都可以在这些书里找到相关的专业表述,好好看一遍差不多能对各种常见观点可靠性如何有个大致的把握。这书在中文版出版的时候(大概是2012年)作者还专门把最后一章更新了,态度非常认真。所以也不用担心滞后于时代。

    感谢胖鱼的精彩回复,有空我会去拜读一下这部著作,在这边听到的那些观点我认为是不对的,但是这方面了解很不够就模糊地记得李约瑟曾经谈过这个问题(然而他观点是啥我倒忘了),所以当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起,之前我跟他们说是航海和贸易的原因,但是后来一想这还是促进的因素并不是产生科学的原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