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科幻?】拉普拉斯

  1. 3年前

    海龙

    1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最近爱手艺的作品看得太多,SAN 值特别低,所以写出了这篇东西
    虽然写得很烂,不过比我一开始期望的还是好多了,希望大家提点意见

  2. 海龙

    2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图书馆有着高大的书架,清晨的阳光会穿过阅览室的高窗,照亮架子上极为齐全的藏书。到了现在,图书馆馆长亨利•阿米蒂奇偶尔仍会想起 1910 年发生在他的朋友,物理学讲师沃德•拉法叶身上的事情。那些事终究没有带来可怕的后果,与大图书馆中的神秘书籍似乎也并无联系,但事情中透出的古怪仍然使其有记录下来的价值。

  3. 海龙

    3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拉法叶从祖父那里继承了那副夹鼻眼镜,它混杂在其他一些遗物中,一眼看过去并不引人注意。祖父从家乡将它随身带来,称它为“拉普拉斯”,有时还会宣称它曾经属于那位伟大的数学家。当然了,他看起来是在开玩笑,也没有人严肃地对待这种说法。总之,祖父很喜欢这件物品。

      这副夹鼻眼镜有着淡银色的边框和透明的玻璃镜片,尽管祖父戴着它度过了许多年,眼镜却完全没有损坏,仿佛抗拒着岁月带来的变化。而当拉法叶第一次将它架在自己的鼻子上时,不由得感到惊喜——与自己的那副旧眼镜相比,拉普拉斯带到他眼前的景象明显更加清晰,即使透过窗眺望远处的景象,也能将视线所及的那些阿卡姆街道的细节看得极为清楚。拉法叶将这副眼镜拿在手中,仔细观察起来。然而,他却隐隐察觉了某些不同寻常的奇怪之处,虽然他一时没有意识到什么原因使他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等到假期结束,拉法叶需要返回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时候,学生们期待着他讲解最新发表的物理学进展,但他的内心仍被对拉普拉斯的迷惑占据。他一直把这副眼镜装在兜里,在摆弄了几次之后,拉法叶终于明确地发现了它异常的地方。

      他真心希望这一切只是他的错觉,随后,为了进一步确定,他走进大学的实验室,在那里进行了几项测量。镜片的折射率与典型的硼硅玻璃无异,而球径仪给出的结果只是增加了他的不解。镜片没有任何的曲率,更没有菲涅尔透镜的同心圆纹路,“拉普拉斯”只是一副普通的平光眼镜,本不具有正确地折射光线的能力。

      在接下来的分析中,拉法叶的发现更加令人费解。他已经注意到,镜片上从不沾染灰尘,即使用指尖触碰也不会留下指纹。不久后,拉法叶便发现,即使镜片看起来是玻璃制成的,它一定不属于人们熟悉的任何一种材料,因为没有液体能浸润它。水和油,在拉普拉斯的两片镜片上,表现得如同玻璃板上的水银一般,呈球状滚落,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拉法叶并不愿尝试那些破坏性试验,只得承认自己无法理解拉普拉斯的性质。换作他的同事们,也许会为之激动起来,但拉法叶开始感到不安。同事们并不知道的是,拉法叶除了追逐那些物理学的最新发现以外,还对神秘学深有研究,并因此渐渐发展出了一种可能会被斥为“迷信”的思想。拉法叶决定转向图书馆寻求帮助,也许他可以从那些神秘典籍中得到一些与此相关的信息。他深知与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打交道所具有的危险性,如果是属于这种情况,他将会把拉普拉斯束之高阁,从此不再碰它。

      他来到图书馆,找到了自已的老朋友阿米蒂奇。

  4. 海龙

    4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1910 年的时候,亨利•阿米蒂奇尚未当上图书馆长,还是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一名普通图书馆员。阿米蒂奇很高兴见到这位朋友,他总能带来不少新奇的想法。拉法叶曾经自己推出与洛伦兹不可探测的以太相似的理论,但当他听说瑞士伯尔尼专利局的天才提出的“相对性原理”之后,他果断地抛弃了以太学说,成为了最早宣讲相对论的科学家之一。

      “你最近怎么样?”阿米蒂奇随口问候道。然而,他的朋友看起来没有什么好心情,神情严肃地拿出了一副银色边框的眼镜。当拉法叶向他讲起“拉普拉斯”的来历时,他不禁笑起来:他朋友的家族来自法国,听上去的确像是能搞到一件“据说是拉普拉斯遗物”的东西。但当拉法叶讲到它的奇怪性质,阿米蒂奇脸上就不再出现笑意,严肃地思考起来。

      他有着广博神秘学知识的朋友请求借阅一本长久以来一直被锁在柜子里的可怕典籍,由阿拉伯疯子阿卜杜•阿尔哈兹莱德所著的《死灵之书》。由于某些契机,阿米蒂奇曾经研读过这本书籍,不过正如他的朋友随后发现的那样,即使是这本记载了各种黑暗秘密的书中也没提到与之类似的物件。这似乎让他的朋友松了一口气,却又加深了他的迷惑。拉法叶又翻阅了大书架上的更多古书,但仍然没有找到多少有价值的信息,阿米蒂奇也无能为力。最后,他随意抄下《纳克特抄本》上的一些似乎有所联系的章节,离开了图书馆。

  5. 海龙

    5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祖父去世以后,拉法叶就一个人住在阿卡姆的一座老房子里。由于他的父母都无法忍受这座古老、充满黑暗历史的城市,早已搬离了这里,不过拉法叶出于工作之便,还是很愿意留在这个地方。晚上,他疲惫地回到了自己的家,他的图书馆之行毫无收获。令他稍许感到安慰的是,这件物品似乎与那些恐怖的黑魔法之间并没有联系,多少给了他继续研究的兴趣。

      他来到书房开始备课。工作结束之后,又开始了漫无目的的思考。他摘下自己的眼镜,又戴上神秘的夹鼻眼镜,感受着眼前的清晰景象,但其中的原理可是一点也不清晰。不管怎样,它看起来一点也不危险,也许只是某位视力不佳的老巫师闲着无聊的时候做出了这玩意儿。这样想着,他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深夜我从一个恶梦中醒来,却进入了一种更像梦境的状态。在半梦半醒之中,我发现自己正看着自己的后背——但这并不像所谓的灵魂出窍,那种离体的感觉,因为我不仅能看到自己趴在桌上,还有天花板和地板,门和窗户,我事实上在同时观察着整个房间,从每一个角度,看清楚所有的细节。只有微弱的月光透进我的书房,尽管几乎看不到颜色,我无疑地‘知道’房间里物体的鲜艳的颜色,如同被白光照耀一般。我还感觉到一抹日常生活中从未见过的‘颜色’笼罩在屋里的每一件东西上,不能与可见光谱的任何一段相对应,在我的身体上则最为明亮。接下来我意识到,那是红外线。

      “这绝对不是梦,因为我见到的一切都非常的清晰,没有梦境中景物常见的扭曲变化。更有说服力的是,我仔细记下了当时的时间,以及窗外的月相。一切似乎是在一瞬间内发生的,在我查看座钟时,上面的钟摆丝毫没有移动。而当我清醒过来确认时,钟正常地走着,月亮和时间都与之前我记下的相符。”拉法叶在日记中写道。

      他记下自己的奇妙经历,这个深夜,他偶然发现了拉普拉斯的效用,远不仅是让视野变得清晰。拉法叶为之着迷,他要寻找,有没有某一种仪式或咒语能增强它的力量。

  6. 海龙

    6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京斯 重新编辑

      当后来关心好友的阿米蒂奇翻开拉法叶的日记本,从中寻找线索时,他发现记录停在了这里。可能是为了保密,或者出于谨慎,拉法叶没有继续写日记,所以人们再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仪式、咒语可以激发拉普拉斯的能力了,而且这个问题很快也失去了意义。不过,从后来发生的事中,阿米蒂奇可以作出一些推断。

      他的好友应该确实找到了一种方法,所以几天后,阿米蒂奇在图书馆里又见到了他。那时,拉法叶看起来变得热情而自信,他查阅了许多地理资料,似乎对此很满意,又找出了拉普拉斯的著作——这回指的是那位法国数学家本人,最后他合上《关于概率的哲学随笔》,似乎得到了一点启示。拉法叶绘声绘色地向阿米蒂奇描述起自己的探索。

      “那件东西没有危险,正好相反,它实在是太有用了!它给了我一种全知的能力,我能看到我们居住的整个星球。蓝色的是海洋,白色的云层随大气运动,还有那些大洲的轮廓,我只在地图和地球仪上看到过。晨昏线分割了明与暗,还有地磁场,我不能直接看到它,但我真的感觉到了它的存在。”

      拉法叶不肯做太多解释,只是告诉阿米蒂奇晚点会分享他的成果。他向阿米蒂奇保证,自己的研究不需要邪恶的巫术,和那些可怕的旧日支配者也没有半点关系。最后,阿米蒂奇渐渐放下了他的担忧,乐观地祝福了他那勇于创新的朋友。

  7. 海龙

    7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不过,在这次愉快的会面之后,阿米蒂奇很长时间没再看到拉法叶。他的朋友似乎尽可能地闭门不出,而从来往图书馆的人中,传到阿米蒂奇那里的一些流言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有学生说,一向认真的拉法叶上课开始变得敷衍了事,更有说法称,他的朋友开始滥用麻醉药品。阿米蒂奇一开始完全没有相信这些说法。

      直到一天早晨,拉法叶匆匆闯进了图书馆,把他的图书馆员朋友吓了一跳。他的面色苍白,衣冠不整,身上还残留着一些刺鼻的气味,不得不使阿米蒂奇承认流言有着真实的成分。随后,拉法叶急切地搬出了大堆的天文学典籍,表示要检查上面内容的正确性。当阿米蒂奇提起那些传言,表达关心和劝告的时候,拉法叶罕见地发起了脾气,说那是自己的研究的一个组成部分。

      此时,阿米蒂奇已经察觉到他的好友精神状况有些不稳定。他时常陷入一阵狂喜之中,喃喃自语着自己将要做出某些伟大发现。他声称自己循着勒维耶的计算结果,顺利地找到了海王星,那颗如其名一般的深蓝色行星,有时又陷入迷惑,说近来学者们苦苦寻找的“ X 行星”似乎并不存在。他还说自己将找到一种方法,不仅能看到物体的各个方向,还要从“外部”和“内部”同时观察,这样许多关于这颗星球的谜团将全部解开,但在那之前自己要去穿越到宇宙的边缘,一瞥银河系旁那些旋涡星云。虽然完全没有实验能证实他所知道的,他还是会将那些东西记录下来。

      拉法叶到闭馆的时候才神情恍惚地离开,阿米蒂奇送他到家。等到阿米蒂奇终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他再一次开始为自己好友的状况感到担忧。他决定尽早劝阻拉法叶危险的研究行为,也许第二天还会带上一位心理医生。

      那是一个宁静的夜晚,空气中并没有不祥的气息,本来应该平静地过去。不过,他的好友太过于心急,而阿米蒂奇的担心已经太迟了。

      一开始,一道强光首先消除了一部分人的睡意,让他们起身去查看情况。附近的人说,他们看到刺眼的强光是从沃德•拉法叶的家中发出的。然后响起了一声尖叫,也许足以将四分之一个阿卡姆市的人惊醒。随后,古怪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来,直到完全消失。

      阿米蒂奇那晚没有睡好,赶忙套上衣服,跑出家门。他责备着自己的迟钝,穿过大街,跟着其他人的步伐,冲向自己朋友的家。阿米蒂奇找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没有开灯的房子里黑暗一片,楼上也不再有声音传来。

      “拉法叶,我来了!你还好吗?”阿米蒂奇喊道。然而没有回音。拉法叶的几个邻居也跟了过来,他们爬上楼梯,在拉法叶的书房里找到了他。

      他的朋友坐在自己的书桌前,陷入了一种茫然的状态,不再有能力回应好友的问题。他的日记本打开在桌上,旁边放着笔,但是页面上一片空白,它的主人并没能写下什么东西。此外,拉法叶脸上还残留着一种惊恐万状的表情,似乎看到了某种难以形容的意外恐惧。他的鼻子上,正架着那副总是一尘不染的眼镜。

      拉法叶被送进了医院,医生们在拉法叶的身体里发现了少量迷幻药的成分,便认为滥用药物导致他的精神失常。但阿米蒂奇显然不相信。他回到拉法叶的家,拿走了好友的日记本,想要从中得到一些线索,但他不敢带走拉普拉斯,只是将它留在好友的书桌上。阿米蒂奇关上沉重的大门,将眼镜和它的秘密锁进了拉法叶的老房子里。

  8. 海龙

    8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但是,发生的事无疑已经惊动了某些处于这个世界之外的存在,最终给古怪的事件划上了句号。

      城市平静了一段时间,但大约在两周之后,一场大风暴降临。天色逐渐变暗,深灰色的积雨云遮挡住了太阳的光芒,很快下起倾盆大雨。忽然,很多人听到一阵巨响从拉法叶的房子传来,住在附近的人把它描述为一声枪响和紧随其后的爆炸声的结合。他们纷纷意识到,这明显不是什么好事,因为自拉法叶发疯以后,那栋房子就没有人住了。

      警察赶到了,他们发现拉法叶房子的大门被炸开了——有人以这样的非常手段闯进了拉法叶的家。警察起初以为是某个凶狠的抢劫犯所为,但他们马上就否定了这一结论,困惑地发现拉法叶的财物并没有损失。家中没有被翻动过的痕迹,拉法叶收藏的一些价值不菲的物理仪器也完好无损。屋里空无一人,闯入者显然已经逃走了,而这场大雨冲刷掉了所有可能留下的痕迹。

      周围并没有发现有可疑的人。不过有些人提供了奇怪的目击证词。他们觉得,巨响过后不久,就看到一个黑影从房门口飞向了阴云密布的天空,在大雨中,没人能确切地认出那是什么。更多的人则表示根本没看到什么黑影。

      几位物理学家出于好奇,决定去拉法叶的家中看一眼,但当他们随身携带的电离室探测到某些信号时,他们立刻在恐惧中狂奔了出去,因为他们正在进行的研究已经暗示了放射线对生物体的令人害怕的影响。在他们的警告下,人们从此就有意远离那栋房子,直到很久以后,物理学家宣布放射性降低到了可以被接受的水平为止。

      阿米蒂奇正在外出差,但他一回来就听说了这件事。他对此早有一些模糊的预感,于是找到那几位物理学家,费力地说服了他们,最后在沉重铅服的保护下又一次来到了拉法叶的家。家中没有被翻动过,所以那位闯入者一定很明白自己要找的东西,而这个东西并不起眼,以至于警察没有注意到它。阿米蒂奇打开书房的门。

      不出他所料,拉普拉斯不见了。

  9. 海龙

    9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拉法叶的神志后来渐渐地恢复,虽然他已不再有能力从事物理学的工作,偶尔在阿米蒂奇去探望他时仍会兴奋起来,提醒他去关注和宇宙有关的最新研究。有时,他也会陷入某种恐怖的回忆,自语着独立的个体将在宇宙伟大的存在面前消解。

      让阿米蒂奇深感悲伤的是,拉法叶几年后就染病去世,不然当他读到那些研究的时候,可能会有一丝宽慰。毕竟,拉普拉斯曾给他“全知”的能力,那些震撼人心的事实,他早已用自己的双眼见证过,虽然他的大脑没能承受它们。

      在那个年代,哈勃还没有前往威尔逊山天文台,观测“仙女座星云”中的造父变星,而人们依然以为银河系就是整个宇宙。事实上,那些星云距离银河系太过遥远,而银河系只是宇宙时空中的一座小岛。可怜的沃德•拉法叶并没有心理准备,当真正难以想象的大尺度展现在他眼前,他无可避免地失去了理智。

  10. 海龙

    10楼 2015年5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后记:
    用克苏鲁神话的世界观解释的话
    我也不知道“拉普拉斯”的来历是什么
    也许可以认为是旧神的创造,所以并不包含黑魔法,不过旧神是德雷斯的设定,可能有人不喜欢。。
    后来,奈亚拉托提普发现这件事,就收走了它
    “在罗伯特·A·布洛奇(Robert Albert Bloch)的短篇小说《来自尖塔的阴影》(The Shadow from the Steeple)中,甚至暗示是奈亚拉托提普唆使人类造出了核武器。”奈亚子有核能,我觉得这个设定挺有意思的
    其他方面
    “拉普拉斯”来自全知的拉普拉斯妖(Laplace's demon)
    有从《银河系漫游指南》系列的“绝对透视漩涡”(Total Perspective Vortex)借梗,瞬间看到整个宇宙会疯

  11. seanalpha

    11楼 2015年5月26日 化学版主

    先马

  12. 3年前Rudin 重新编辑

  13. 雷天使

    13楼 2015年5月26日 物理版主, 化学版主

    唔,“全知”和三体3中进入高维空间后视觉上的“无限细节”有点类似,都是海量的远超一般视觉的信息洪流
    没错我又在安利三体了

  14. 马克

  15. 纳特克有点点乱入,我们(看头像)的历史书是落到异教徒手里了。而且那个眼镜消失的片段怎么那么像我们处理用过的时间机器的手段......
    世界观的话大概没问题,风格挺正的。不过克苏鲁神话里面牛叉的都是非人吧.......科学家......
    过主角居然能挺那么久才疯,不容易啊,爱手艺小号接受时间维度之主犹格.索格斯的指引后,稍微触碰了下真相,脑袋就差不多快爆了。或许主角看到的东西不够震撼?或许那并未达到拉普拉斯妖的境界。(紫:魔眼{拉普拉斯妖})
    什么是真相呢?什么又是全知呢?人的大脑能处理一滴水中所有物质的动量与位置吗?这个眼镜比起拉普拉斯妖,倒像是一个强化版的观测器(望远镜)?或许这也就是主角疯得比较慢,而且还能抢救一下
    最后,奶鸭子不是蠕行的混沌吗?给人类带来狂热和混乱才是最好玩的呀,这么好的玩具不玩坏 /<< 连人类一起玩坏吧?

  16. 先马克

  17. 海龙

    17楼 2015年5月28日 茶馆馆长

    @氮化龙 纳特克有点点乱入,我们(看头像)的历史书是落到异教徒手里了。而且那个眼镜消失的片段怎么那么像我们处理用过的时间机器的手段......

    我觉得伟大种族会需要这种好东西的=w=

    @氮化龙 什么是真相呢?什么又是全知呢?人的大脑能处理一滴水中所有物质的动量与位置吗?这个眼镜比起拉普拉斯妖,倒像是一个强化版的观测器(望远镜)?或许这也就是主角疯得比较慢,而且还能抢救一下

    拉普拉斯应该也能看微小尺度,不过尺度太小的话,物体和环境的界限就会变模糊(比如表面上吸附的一层分子算不算物体的一部分之类的问题),主角看到的东西估计会更加奇怪。
    另外我其实不太忍心虐待主角……所以,也许我并不适合写恐怖小说 /><

  18. @海龙 我觉得伟大种族会需要这种好东西的=w=

    拉普拉斯应该也能看微小尺度,不过尺度太小的话,物体和环境的界限就会变模糊(比如表面上吸附的一层分子算不算物体的一部分之类的问题),主角看到的东西估计会更加奇怪。
    另外我其实不太忍心虐待主角……所以,也许我并不适合写恐怖小说 /><

           拉普拉斯妖的话,应该是全知吧,也就是知道过去和未来,感觉我族伊斯如果是这样,那就差不多是神族了,而不是时空旅行者、超越时间之影,旅行的乐趣没了啊,生存的意义感觉也淡了,而且很诡异的东西是,如果知道未来的每一步,那活着有什么意义,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那样或许能无趣到让伊斯放弃挣扎,选择毁灭在那个古老的世界里。或者只能像犹格一样超出时空之外了?(拉普拉斯妖是机械式的时空观吧)所以探索的乐趣还是挺必要的~是不是有点扯偏了?
          海龙好温柔,之前你说推荐的克苏鲁都是解决事件的。不过我不是特别喜欢,因为会有勇者之嫌。
          这句话是我在请教关于康德的纯粹情感的时候老师(海归老博)回复我的:“有一种对象,从尺度上人无法把握(例宇宙),从力量上,人必须服从(地震、海啸等),故而产生了一种痛苦的感觉。这种感觉在尺度上表现为敬重、在力量上表现为“可恐惧的”,两者共为“崇高感”。“
          应该说,我喜欢克苏鲁的,除了“天地不仁”,就是这个崇高感了。所以我在情感上不太能接受克苏鲁中存在勇者斗恶龙,善恶对立,抑或是一个包含所有怪物和应对方法的体系。同时,也不愿意把克苏鲁神话仅仅看成”魔兽世界“抑或是”恐怖电影“。
           嘛,这就是我对克苏鲁神话的看法,没在爱好者群里交流过,coc trpg的设定我不喜欢,所以可能个人味道过浓,有任何想法欢迎讨论~ 好像就我讨论的最正式诶,果然克苏鲁,尤其是纯小说党,比东方什么的小众太多吗?猜猜这论坛还有几个克苏鲁信徒?

  19. FatFish

    19楼 2015年5月29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3年前FatFish 重新编辑

    @氮化龙 应该说,我喜欢克苏鲁的,除了“天地不仁”,就是这个崇高感了。

      其实爱手艺精神状况不太良好,所以他作品里体现出的更应该是精神分裂感。
      此外有个老典故我一直喜欢黑,有种观点认为,爱手艺精神压力大的原因是学不好高数——所以他文中的不可接触的神秘知识其实……是高数。
      说正经的,爱手艺好多很精彩的场景渲染气氛烘托对比一下都特别像精神分裂症眼中的世界。另一个类似的例子是那个画猫的Louis Wain
      至于后人补充的设定……这么好一个混沌体系拿来搞烂大街的正邪二元论实在是暴殄天物啊

     

  20. FatFish

    20楼 2015年5月29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3年前京斯 重新编辑

    @氮化龙 如果知道未来的每一步,那活着有什么意义,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

    推荐【科幻】前路迢迢 What's expected of us

  21. 更新的帖子 ›
 

后才能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