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前路迢迢 What's expected of us 作者:[美]特德·姜

  1. 3年前

    FatFish

    1楼 2015年5月20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著名科幻小说作家Ted Chiang(姜峯楠)于2005年发表的一篇超短篇科幻小说。发表在……Nature上:点击阅读原文 。译者为bruceyew。

    -image-
    作者姜峰楠像。

      这是一篇谈论决定论与自由意志的存在性的小说,姜峰楠本人很喜欢这以话题,除此之外还有《你一生的故事》、《商人与炼金术师之门》等篇幅较长的小说以之为主题,而在《软件体的生命周期》中也很大篇幅涉及了相关话题。我上次转的《呼吸》 一文也有一点这种色彩。非常难能可贵的是,虽然每次几乎都以同样的的话题入手,而且选择的设定都是决定论,但是每篇小说都写出了完全不同的感情基调。本文比较消极,而《你一生的故事》则比较温情,《商人与炼金术师之门》则更为积极。总之,如果读者喜欢这个题材,可以去找他其他相关的小说来读一读。

  2. FatFish

    2楼 2015年5月20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3年前京斯 重新编辑

      进退维谷间…

      这是一个警告。请仔细阅读。
      至此,你应已见过了预测器;读到此文时,它的销量该是数以百万计。为尚未有幸目睹者介绍两句:它是个小小的装置,同开车门的遥控器差不多。外形上说,它只有一个按钮和一个硕大的绿色发光二级管。你揿按钮,绿灯就闪亮。唯一特出之处是灯会在你揿按钮前一秒钟亮起。
      多数人说刚上手时就好像在玩什么奇怪的游戏,游戏目的是在看见闪光之后揿按钮,容易得很。但当你起意想打破规则时,却会发现无法做到。如果你打算在看见闪光前揿按钮,闪光立刻就会出现,无论你动作多快,也无法在亮光过后一秒钟内揿按钮。如果你想等待闪光,意图避免事后揿按钮,那么闪光便永远不会出现。无论你做什么,闪光总是先于揿按钮。你无法愚弄预测器。
      预测器的核心是一个负延时电路——它向过去发送信号。等负延时大于一秒钟以后,这项技术的深层内涵会变得更加清楚。近在眼前的问题是预测器正在展示根本不存在自由意志这玩意儿。
      说明自由意志只是幻觉的论证早已有之,有些基于严密的物理学,余者仅是纯然逻辑推理。多数人虽觉得这些证明无法反驳,但却也无法真正接受其中结论。享有自由意志的经验不是非是几句话可以否定的。真能起作用的是实证,而这恰是预测器所提供的。
      一般来说,玩家会着魔般地鼓捣预测器好几天,拿给朋友们看,绞尽脑汁瞒骗装置。人们或可假装对它失去兴趣,但无人会忘记个中涵义——接下来的几周中,关于“未来无法改变”的意念深入脑海。有些人意识到他们的抉择毫无意义,从此拒绝再做任何决定。他们仿佛整个军团的录事巴特比[1],纷纷停止进行任何自发性活动。到头来,三分之一的预测器玩家必须入院治疗,因为他们已经无法自行进食。终极状态是运动不能性缄默[2],醒状昏迷的一种。他们的眼球能追踪动作,他们偶尔改变姿势,但仅是这些了。运动能力依然存在,但动因却已消失。
      人们玩预测器之前,运动不能性缄默非常罕见,它是大脑前扣带区域受损所致。现在它正仿佛一场精神性瘟疫般蔓延。人们曾经设想过能够毁灭思考者的念头——无法言谕的洛夫克拉夫特式的恐怖,或是某个哥德尔[3] 命题令人类的逻辑系统崩溃。结果让人们丧失能力的念头却是我们都已经遭遇过的:关于自由意志并不存在的想法。你相信,它才能够伤人。
      医生试着在患者对说话尚存反应时与之辩论。我们都曾过着幸福、有活力的生活,他们劝道,那时候我们也没有自由意志。所以有什么不同吗?“上个月你的行动不比今天你的行动更自由,”医生如是说。“现在你还是可以那样过日子啊。”患者总是回答道,“但现在我知道了。”有些人就此再不开口。
      有人争论说,预测器在行为方面导致的改变恰能说明我们的确拥有自由意志。机器人无法灰心丧气,只有能够自由思考的实体才行。有人坠入运动不能性缄默有人没有,这正说明了做出选择的重要性。
      不幸的是,决定论适用于各种形态的应激行为,这样的推理却有误失。一个动态系统可能落入吸引域[4] 并收束于不动点,而另一个则可能有不确定的混沌表现,但两者本身却都是确定的。
      我正在你的未来一年后向你发送这个警告:它是兆秒级负延时电路首次应用于建立通讯设备后收到的第一个长信息。关于其他问题的消息将接踵而至。我给你的信息是这样的:假装你拥有自由意志。重点是你必须扮出你的决定能起作用的样子,即便你知道事实绝非如此。现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相信什么,而相信谎言是唯一避免醒态昏迷的方法。人类文明如今维系于自我欺骗上。也许一向如此。
    然而我却明明知道,既然自由意志是个幻觉,那么谁将坠入运动不能性缄默谁将不坠入是已注定的。对此谁都无能为力——你无法选择预测器对你起何种作用。有人将倒下,有人将不,而我送出这个警告也无法改变两者比例。那么,我为什么还要送出呢?

      因为我并无选择。

    注释:
    [1] Bartleby the Scrivener,梅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的同名短篇小说中的人物。从前在华尔街法律事务所里有一个死上班族,他是个生活平板、宛如游魂般的抄写员,名叫巴特比。他日以继夜不停地抄写,拒绝任何变化与沟通,不论人家要他做什么,他只是不停地重复,“我他妈的不愿意呀”(I would prefer not to),到最后甚至拒绝进食,结果就死了。
    [2] akinetic mutism,病人觉醒状态降低,缄默不语,不能运动,大小便失禁,但定向反应存在,植物神经反应可正常,疼痛部分消失,仍保留吞咽、咀嚼反射,常有去大脑强直。
    [3] Gödel,一般被认为是亚里士多德以来最伟大的逻辑学家。哥德尔设计过许多逻辑悖论,有些的确拥有毁灭心智的能力。
    [4] Basin of attraction,或译吸引盆、吸引槽,由位于趋近于一给定吸引子的轨道上的所有点所组成的集合构成。

    【全文完】

  3. 海龙

    3楼 2015年5月20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发表在 Nature 上!!!
    洛夫克拉夫特这种一般只能在 Weird Tales 上发作品还经常被拒稿的要哭了

  4. FatFish

    4楼 2015年5月22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海龙 发表在 Nature 上!!!
    洛夫克拉夫特这种一般只能在 Weird Tales 上发作品还经常被拒稿的要哭了

    他在Nature上发了不止一篇。

  5.       多谢推荐啊,不过我还是看不懂,求解惑。
          首先,这篇文章中假设的负延时装置是不是必须在机械式的宇宙里才能发明?如果是,那么我想这个东西就并不是非常有意义和让人恐惧,因为那个只是作者的世界,而无法去证明什么。
          拉普拉斯妖(或者犹格索格斯吧)知道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吗?当然,这是一个无意义的问题,因为他们不是同一个时空观下的东西。不过我想在这里问还是有些许意义的,未来是不是只有一种可能?按作者的观点,拉普拉斯妖会答,是的,因为它已经知道一切,但是对我们来说,未来就像薛定谔的猫,就算拉普拉斯妖知道那只该死的猫到底是死是活,我们还是不知道,所以对我们,未来是有各种各样的选择的,是未知的。所以,我们有探索的乐趣。换个更好懂的,比如做科研,我们探索的东西是有唯一确定的结果的(即时而非只是我们观察的不够深入而全面),但是这个探索不会因此而无意义。
          再回到原点,我觉得作为人,未来只有一种不可怕,但是了解这种未来很可怕。因为这个实在太无趣,你能想象拉普拉斯妖的生活吗?知道自己过去,现在,未来的每一刻的行动和思想,那么它会怎么活?爱手艺给的答案是,没有形体,在宇宙之外
          而且,未来到底是确定还是不确定,我想没人能给出答案吧?作者应该只是提出一种假说。

  6. FatFish

    6楼 2015年6月11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氮化龙 多谢推荐啊,不过我还是看不懂,求解惑。
          首先,这篇文章中假设的负延时装置是不是必须在机械式的宇宙里才能发明?如果是,那么我想这个东西就并不是非常有意义和让人恐惧,因为那个只是作者的世界,而无法去证明什么。
          拉普拉斯妖(或者犹格索格斯吧)知道薛定谔的猫是死是活吗?当然,这是一个无意义的问题,因为他们不是同一个时空观下的东西。不过我想在这里问还是有些许意义的,未来是不是只有一种可能?按作者的观点,拉普拉斯妖会答,是的,因为它已经知道一切,但是对我们来说,未来就像薛定谔的猫,就算拉普拉斯妖知道那只该死的猫到底是死是活,我们还是不知道,所以对我们,未来是有各种各样的选择的,是未知的。所以,我们有探索的乐趣。换个更好懂的,比如做科研,我们探索的东西是有唯一确定的结果的(即时而非只是我们观察的不够深入而全面),但是这个探索不会因此而无意义。
          再回到原点,我觉得作为人,未来只有一种不可怕,但是了解这种未来很可怕。因为这个实在太无趣,你能想象拉普拉斯妖的生活吗?知道自己过去,现在,未来的每一刻的行动和思想,那么它会怎么活?爱手艺给的答案是,没有形体,在宇宙之外
          而且,未来到底是确定还是不确定,我想没人能给出答案吧?作者应该只是提出一种假说。

      首先,这是一篇科幻小说,所以不是用来解释现实中的问题的。
      其次,在小说的世界观中证明,这个东西就是会让一些人感到非常的恐怖,你花了很大力气来说明这个小说不是真的这一点就体现出你多不愿意接受这个了。
      最后,知晓一切之后怎么活这个问题,作者另一篇《你一生的故事》写的很好。那文章很长就不转了。概括两个字:认命。
      历史上很多宿命论者和相信能够预测自己命运的人不还是那么活过来了。

  7. 海龙

    7楼 2015年6月12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FatFish 最后,知晓一切之后怎么活这个问题,作者另一篇《你一生的故事》写的很好。那文章很长就不转了。概括两个字:认命。

    我倒是推荐 @氮化龙 看看这篇《你一生的故事》,感觉有些克苏鲁风格= =
    尤其是七肢桶

  8. 海龙

    8楼 2015年6月17日 茶馆馆长

    今天去新华书店,收获意外地大,买到了一本特德·姜的《软件体的生命周期》,那篇《商人与炼金术师之门》也看完了。

  9. FatFish

    9楼 2015年6月17日 物理版主, 优秀回答者

    @海龙 今天去新华书店,收获意外地大,买到了一本特德·姜的《软件体的生命周期》,那篇《商人与炼金术师之门》也看完了。

    译林这两本选集大概拖了有3年……可以参考豆瓣Ted Chiang小组的这个贴子

  10. 海龙

    10楼 2015年8月26日 茶馆馆长
    3年前海龙 重新编辑

    @FatFish 译林这两本选集大概拖了有3年……可以参考豆瓣Ted Chiang小组的这个贴子

    好吧,今天去唐宁书店,买了另一本《你一生的故事》
    。。然后我发现早就看过电子书了= =

 

后才能发言